欢迎来到新野网!新野网是新野县惟一综合性新闻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改革▪印记】记忆深处的高脚车
作者:刘明月   2017-11-15 09:57:36   来源:

记忆深处的高脚车
刘明月

 
    从明清时期一直到新中国解放后,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在交通运输工具十分匮乏的艰难岁月,高脚车成了人们驮运货物的很重要物件。
    高脚车是有一架大车厢和一对木制车轱辘组成。为啥叫它高脚车,我想可能是因为它的两个车轱辘特别高大的缘故,高脚车的车轱辘直径大约在一米五左右。高脚车的整个车身,全部是用坚硬的木料一锯、一刨、一凿,纯手工做成。枣木、楸木、槐木和陈年榆木都是做高脚车的上好材料。特别是两个车轱辘也全部是用硬木做轮,凿榫装径,铸铁铆面。整个制作过程,需要精心勾画,钻掏抠蒸,镶钉嵌锥,费工耗时,工料十分讲究,所以价值比较大,一般农户是做不起的。在我的幼时的生产队里曾经有过两辆高脚车,据说其中的一辆是解放前大户人家遗留下来的产物,另一辆则是村上的人们用筹集了多年的木料和款项做成的,而我大伯就是驾辕高脚车的车把式,所以有幸了解到相关高脚车的状况。当时,村上的人从很远的地方高价请来的造车技师,除了一日三餐好吃好喝悉心招待外,造车的工价还特别高。造车师傅为了招揽生意和宣扬名声,造车时特别的细心和用功,造车的工艺也特别精准。一般先做车轱辘,然后再做大车厢和车辕头。做一辆高脚车需要数月或半年时间,造车师傅特意在车轮着地的圆面上依次铆着一层坚硬凸面的大方钉。所以,大车在行进途中总发出“咯咯噔噔!”的响声。在车轮的正中间是一个铁铸的外圆似齿轮状的圆心,专门用来安装车轴。车轴是用一根十多公分粗的枣木做成中方端圆又似锥柱的车杠,上面安装着戴着卡榫的大车厢。车厢也全是用陈年榆木或槐木做成,车厢长约三米,宽约两米,车厢的七根横式两端分别用燕尾榫和围榫耦筑,装进用榨油磅锤将油火腾热的车帮榫眼再用木楔锁紧,嵌上溜光发亮的镶板。车厢上十分匀称地嵌着几块雕刻着精美图案的车帮,车帮两边的尾翅处还特意钉上了凸帽光滑的装饰钉。车厢正前方的中心处安装着一根十多公分粗的牛辕套,上面也镶嵌着华丽美观闪闪发亮的铜饰件和红绸缎。
    高脚车完工后,还要很仔细地用粗石将榫眼、车帮的木楔棱角打磨光滑,再用批灰腻子将车厢榫眼及所有的缝隙,坑槽毛刺一一填平磨光,然后再涂上三五遍熬得金黄发亮的桐油,浸透阴干,装上牛套绳就可以驾驭使用了。
    一般一辆高脚车需要两头耕牛或两匹马并排驾辕,每当需要用车时,车把式就会特意给耕牛添加一些豆饼麸皮的饲料,有时候干脆将当时人都舍不得吃的馒头塞两个让牛吃,以增加耕牛的体力。然后在车轱辘的车轴处倒上一些蓖麻油或豆油,用来润滑车轮。
    在我的记忆中,自打记事起,我大伯就是生产队的饲养员,专门负责喂牛赶大车。每到夏忙秋收,大伯就要套上耕牛,驾辕大车去拉麦收禾,进城购物,交售公粮。农闲时节,谁家要起房盖屋,买砖购瓦拉木料都需要用大车。有时候,村上的人们遇到了病痛疾患,大伯二话不说,将牛车一套拉着高脚车就急匆匆地将病人送到医院。到了年末岁尾,大伯就更忙了,亲戚邻居的婚嫁迎娶,访亲拜友都需要用高脚车。那时,大伯就在车厢上用宽厚的粗竹篾和席子撑起一个圆顶拱形的车棚,在顶棚上面搭一条鲜艳的大床单,前面再挂上一条七色彩绣的门帘,就成了一个花轿子车了。帮人娶亲的时候,大伯还特意给两头耕牛每头喂上几个肉饺子,再将它们每个头上戴上一朵大红花,脖颈上挂一只金黄的铜铃铛,随着“叮当!叮当!”的脆铃声和着“劈劈啪啪!”的爆竹声,大伯坐在大车的前辕处,一手扬着系着红缨的长扎鞭,一手拉着牛嚼绳,不停地指挥着两头老牛前进的方向和行进的脚步。随着高脚车“咯咯噔噔!”的欢叫声,凸凹不平的乡间小路上立刻就会腾起一团团的尘灰。
记得迎娶前院三花奶过门的时候,大伯趁三花奶上车时,偷偷掀了一下三花奶的盖头,瞧见三花奶长的特别漂亮,一时高兴刚出三花奶娘家的村口,就猛抽几鞭老牛,高脚车狂奔起来,乡间的大马路上立刻腾起了三尺多高的尘灰,吓的赶路的,看热闹的,老远就躲到路边的田埂上观看。“咯咯噔噔!”的车轮声和着“叮叮咣咣!”的牛铃铛一路欢唱,车上的新娘子可受了罪了,一会儿被一颠多高,一会儿又仰脚趴喳,漂漂亮亮的新人一下子被颠簸的灰头土脸,蒙头转向。约莫两三个时辰,高脚车到了家门口,家人们早把地奁铺好了,迎亲鞭炮也放完了,三爷胸前戴着大红花,躬也鞠了两边,下轿红包也塞进去了,三花奶就是不下轿。三爷急了,干脆掀起车帘,跳上高脚车,啊,只见三花奶头上的盖头、花冠帽滚丢到了车角落,三花奶披头散发,噙着眼泪,正着急慌忙地往上提裤子哩。原来高脚车颠簸的特别过分,三花奶不仅哭了一路,盖头、饰物和帽子颠了一车,就连三花奶的裤子都给颠簸掉了。三爷爷一看也顾不着笑,干脆撩起自己的长衫衣襟把三花奶奶一裹,包起来抱着跳下高脚车,噔噔地跑进了洞房。后来三花奶见着大伯就骂,这件趣事一下子成了三花奶几十年以后的笑柄。就连后来“深挖洞、广积粮”的时候,三花奶搞声势,呼口号太起劲,一不留神,一下子将宝成叔生到了裤腿里,人们还在嘲笑三花奶是被高脚车颠破了“孩屋”的缘故。当然,这只是一句笑谈罢了。
    听村上的老人说过,在解放战争的时候,大伯曾经赶着高脚车,将已经痊愈的解放军伤员送到作战前线;在解放南阳、邓县、新野的战斗中,大伯又无数次地赶着高脚车给解放军部队运送战备物资;而后又驮着军事辎重将抗美援朝的勇士们送到了鸭绿江边;再后来大伯赶着大车参与了修建丹江水库、焦枝铁路、万亩湖等重大的家乡建设活动,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曾经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虽然后来的纯生铁轱辘大车替代了原来的木轱辘高脚车,但它们依然用原始的智慧和技巧为祖国的建设事业发挥着及其重要的作用。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这种笨重的交通运输工具早已被现代化的职能工具所代替,在现代人的生活里再也很难寻觅到它的踪影。而在我们的人生记忆的长河里,还有它不可磨灭的功绩。今天追忆起它哪古朴高状的样子,默默地聆听着它哪“吱吱呀呀!”的车轮声,痴痴地回悟着车棚前边彩帘飘逸的艳丽和着“噼噼啪啪!”的喜炮香屑,别有一番幸福陶醉的情趣。

相关热词搜索:高脚 记忆

上一篇:【改革▪印记】石磨声声闻趣来
下一篇:【改革▪印记】 留住乡愁之下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