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野网!新野网是新野县惟一综合性新闻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改革▪印记】乡路弯弯
作者:   2017-10-19 16:59:40   来源:

 【改革▪印记】乡路弯弯

\     
 

    村后,沟岸上。
    一条极不规则的游沿小路,斑驳枯黄的蒿草遮蔽,崎岖蜿蜒地往前延伸,远远望去酷似一条奄奄一息的蟒蛇,忽高忽低,若隐若现,有气无力地横卧在深浅各异的庄稼丛中。小路时窄时宽或绕房涉沟,或沿埂临渠随心所欲,随情更辙,到了田园荒地儿,又一溜直飚再折返延伸。真应了鲁迅先生的至理名言:“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

    每当回想起老家的路,真真地感到羞怯和难堪。宽窄不一蚯蚓般地路型,贯穿在郁郁葱葱的绿叶碧浪之中。晴天,路面上坑坑洼洼,圪钉八块;雨雪天气,它又黄汤遮面,泥渍斑斑。难怪先人们遗留了一首口传的《土路歌》,此歌比起吴琼演唱的《山路十八弯》来也毫不逊色。
    出了村庄一溜坡,
    七拐八弯满地儿窝。
    晴天尘土腾三尺,
    雨天稀泥喜欢脚。
    这说的就是我家乡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乡间土路。在我童年的印象中,从县城下乡回家,出了城门,过了陕庙口大街往东,一条不足三米的泥土路,毫无规矩地顺着古城河东岸,沿河边行走半里,绕着小刘庄村边,也是我的祖先曾经遗居的村庄旁边那条深深的沟壑,横穿几条窄窄的菜畦边缘,嗅着菜地里臭烘烘的粪便的味道,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动。因为土路紧紧贴靠菜畦,行人过往必须步步谨慎,稍不留神便会踏入菜地,踩伤菜苗或扭伤脚脖。走出菜地,再绕过几个村庄又进入到被庄稼遮蔽的田间路。由于农人不停地排涝改水,把本来就不平整的土路开挖的水沟横亘,狼藉斑斑。每逢遇到阴雨天气,整个路面全部是脚窝水坑,沼泽泥汤,真是危路难行。尽管你早早就捋高了裤管也还免不了要被泥浆溅得模糊了眉角和衣裳。有时候不细看你会连眼睛都找不到了。一脚不慎就会泥浆四溅,泥糊糊缠住脚脖叫你寸步难行。一只脚抽出来,另一只脚又被紧紧地吸住了。双脚摇动,失去平衡,一个仰面叭嚓,弄成一个大大的咸鸭蛋,让人哭笑不得。好不容易走了几里路,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若还背上几斤青菜、物件,你会懊恼地很想把它摔了省力。听上了年岁的老人说,这条不像样子的土路还是当年豫鄂两省的连接通道,从河南的新野一直延伸到湖北的枣阳。据说当年打日本的时候,还曾经走过几辆拉军人的汽车。难怪,至今还有人叫它“汽车路”。

 

\

    童年的路难走,桥更难过。从县城往家走的弯路中间要经过几条沟渠,沟渠上有几座小桥。那时候乡间还没有水泥,石灰使用量也是很少,小桥都是用破石头块和墓砖堆砌成的桥墩,也有用报废了的石头碾子做桥墩,上面铺上两块废碾盘和极不规则又相对较大点儿的破石碑,也就成了桥面。但当时的自然环境较好,乡间村庄的百年古树较多,像如今十分罕见的楸树、皂荚树随处可见。当年气候湿润,雨水频繁,自然环境依然保持着原生态的环保优美。雷鸣电闪的瞬间就是疾风暴雨,顷刻就是漫野遍地一片汪洋,很快又是雨过天晴,阳光灿烂。所以,平常的沟沟坎坎到处都是潺潺溪流,岸边水草肥沃,蜻蜓飞翔,渠沟内鱼跃潜底,蛙声聒噪。但是十分简陋的小桥经不起水流的冲刷,桥墩斑驳倾斜,不太平稳的桥面一晃一悬,过桥落水的事情经常发生。有很多时候,进城赶集或走亲戚的人们只好打着赤脚趟水过沟。其中的小桥也是我们童年时代上学、放学的必经之路。夏天,小桥下的水流是我们童年的乐园。一群童男童女,隔桥玩耍,洗澡、游泳、嬉戏、捉鱼摸虾。早上上学过桥,一不小心落水了,顺势洗个澡,爬上岸来,拧巴拧巴衣裤,穿上继续上学;冬天就不行了,上早学过桥的时候,特别让人胆战心惊。当年的冬天,每年都要下几场暴雪,铺天盖地,沟满河平。有时候你就找不着桥在哪里,沟在何处?顺着印象中的乡间土路,踏着前人的脚印,试探着慢慢前行,来到桥边,桥面结冰光滑,过桥就像上刀山一样,总是让人战战兢兢。八十年代以前,孩子们上学有早操和读课。早上起的特别早,邻居家的孩子们早就养成习惯,一般凌晨四点多就起床了,然后结伴同行往三五里外的学校赶。当一群大小各异的孩子们来到小桥边的时候,就是大同学牵着小同学的手,尽管小心翼翼地踏稳脚步,还是战战兢兢地跨着步子蹦过去。再小一点的孩子就有哥哥或姐姐们背着抱着过桥,有很多时候,学校的老师也早早地赶到了桥边,将孩子们一个个或牵或抱,很安全地接送过桥。所以,乡村的小桥在童年的记忆中流下了很深的印记。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那年,前院的大奶,听人说县城南城门口挂了个洋玩意,说是电灯、电话、洗脸盆会说话。一门心思想去看稀奇。于是就择了个星期日,让上中学的明华姐用架子车拉上她去。大清早,奶孙俩就穿戴整齐,带上婶子前天晚上熬夜烙的红薯面饼子,大奶还特意将姑妈从外地买的“金丝绸”衬衫和裤子穿上,让明华姐拉着进城。明华姐虽是农村孩子,可自幼上学读书。拉架子车的活还是很少操作,明华姐小心翼翼地驾着拉车很吃力地往前拽着,高低不平的路面还是把大奶颠簸的提心吊胆,骂骂咧咧。当明华姐汗流浃背,颤颤巍巍地拉着架子车路过村西边的石板桥时,她闭着双眼,猛地往前用劲,谁知本来就摇晃不停的小桥板摇晃的更加厉害。一下子竟毫不留情地将明华姐和大奶一股脑全部扣进了哗哗湍流的水沟中。明华姐顾不得自己满嘴的泥水和被桥板磕破的腿伤,着急慌忙地一边在水里摸拉大奶,一边大声地呼救。幸亏后边又走来几个进城赶集的乡亲们七手八脚上前,把大奶和明华姐拉了上来,又帮助明华姐把架子车抬上岸,才免去了一场大祸。大奶看稀奇的心愿未圆,还弄脏了压箱底许久都舍不得穿的“喝茶衣裳”,又惹下一场虚惊,一直到晚年的弥留之际,大奶也始终没忘哪晃荡桥赠送给她的缺憾。

    也就是这满身疮痍的泥巴路和晃荡桥,在哪生活困顿的岁月,还是乡间百姓进城赶集、医病、娶亲、送葬的必经之所。记忆中,我大伯是生产队的饲养员,专门负责喂牛赶大车,每逢夏忙秋收,大伯套上耕牛,驾辕大车从这条瘦骨嶙峋的乡村土路上进城购物,交售公粮。农闲时节,谁家起房盖屋,买砖购瓦拉木料都需要从这条土路上行走。有时候,村上的人们遇到了病痛疾患,大伯将耕牛一套,拉着高脚车,碾着灰土路,腾着尘烟就急匆匆地将病人送到县城医院。到了年末岁尾,大伯就更忙了,亲戚邻居的婚嫁迎娶,访亲拜友都需要用车。大伯就在车厢上用宽厚的粗竹篾和席子撑起一个圆顶拱形的车棚,在顶棚上面搭一条鲜艳的大床单,前面再挂上一条七色彩绣的门帘,就成了一个花轿子车,村上的人们也叫它“扎篷车”。大伯在帮人娶亲的时候,还特意给两头耕牛也喂上几个肉饺子,再将它们每个头上戴上一朵大红花,随着牛脖颈上金黄的铜铃铛,“叮当!叮当!”的脆铃声和着“劈劈啪啪!”的爆竹声,大伯喜滋滋地坐在大车的前辕处,手握系着红缨子的长扎鞭,一手拉着牛嚼绳,不停地指挥着两头老牛前进的方向和行进的脚步。按道理讲,当年大车上的牛嚼绳也就是现在小轿车上的方向盘。随着驾车耕牛脖颈上牛铃铛的脆响和牛车“咯咯噔噔!”的欢唱,凸凹不平的乡间土路上立刻就会腾起一团团的尘雾。

    记得前院三花奶过门的时候,大伯趁三花奶上车时,偷偷掀了一下三花奶的盖头,瞧见三花奶长的特别漂亮,一时高兴,当接亲车出了三花奶娘家的村口,他就猛抽几鞭老牛,接亲车狂奔起来,土路上立刻腾起了三尺多高的尘灰,吓的赶路的,看热闹的,老远就躲到路边的田埂上观看。“咯咯噔噔!”的车轮声和着“叮叮咣咣!”的牛铃铛一路欢歌,车上接亲的和新娘子可遭老罪了,一个个被颠的东倒西歪,一会儿又仰脚趴喳,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儿被颠簸的灰头土脸,蒙头转向。约莫两三个时辰,接亲车到了家门口,家人们早把地奁铺好了,迎亲鞭炮也放完了,三爷胸前戴着大红花,躬也鞠了两遍,下轿红包也塞进去了,三花奶就是不下轿。三爷急了,干脆掀起车帘,跳上接亲车,啊,只见三花奶头上的盖头、花冠帽早滚丢到了车角落,三花奶披头散发,双手捂面悲悲切切抹着眼泪,一边着急慌忙的往上提着裤子哩。三爷爷一看抿着大嘴,憋住笑声撩起自己的长衫衣襟把三花奶一裹,包起来抱着跳下接亲车,噔噔地跑进了洞房。后来三花奶见着大伯就骂,这件趣事一下子成了三花奶以后几十年的笑柄。
 

\

    而今,昔日乡间哪弯弯的乡土路早已不复存在,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日益壮大富强,城乡农村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近年来城乡一体化建设的迅猛推进,过去哪七拐八弯遍地窝的乡土路早已变成了笔直宽敞的水泥路。星罗棋布省际交通路,走村串户的“村村通”,优美如画的“高速通道”四通八达。所有道路的两边,碧翠欲滴的银杏、女贞、国槐、香樟树一排排,一行行遮天蔽日,芬芳扑鼻的桂花,傲立枝头的玉兰,粉面随意的蓉花瞅准时机次第开放;异彩纷呈的菊花、大丽、粉茶、红梅争奇斗艳。大路两边,潺潺溪流的硬边渠溪水汩汩,鱼游蛙跃;一座座流光溢彩,别致如画的公路桥梁彩灯妆点,威武壮观;一座座农田小桥,形似游船,洞如圆月,桥下溪水潺潺,鹅鸭嬉戏,蛙声争鸣。那桥面沿栏整齐美观,比那游览胜地的靠背座椅还要安全舒服。骑车闲逛的,农田干活的,闲了,累了偷功夫坐在桥栏上休息片刻,哪好舒服,好优雅,好惬意的感觉一定会让你流连忘返。那些县城上班的工人,外出务工的游子,在外求学的天子骄子返乡省亲时都不用问路,绿黄相间的“出租车”一招手,眨眼间就到了家门口。农忙时节,大卡车,小汽车“嘟嘟”叫着将田里种的小麦、玉米、蔬菜拉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和世界各地,同时将庄户人必须的农用物资,家用电器送回到千家万户。农闲了,老少爷们,婶子大娘和青年男女一招手就可以坐上面的,公交和旅游大巴悠哉悠哉地去看外面的世界。美丽的城乡农村构成了一幅幅壮丽镌秀的彩锦画面。蜗居城市的大姑娘小媳妇,遇到休闲时间群结队顺着整洁美观的乡村通、环城路到乡下观桃花,尝新鲜,看稀奇,随手采摘一些庄户人的新鲜蔬菜瓜果。
    此时,行走在乡间的水泥路上,说不准您在赞叹美丽乡村的同时,还会情不自禁地哼上几句家乡人常唱的歌谣:
《路》
    政策暖心路路通,进出家门一溜风。
    水泥路面画中游,小桥流水致富经。
    星罗棋布环乡路,乡村变成“小北京”。
    四通八达走世界,小康路上更光明。

                        (刘明月)

相关热词搜索:【改革

上一篇:【改革▪印记】津湾
下一篇:【改革▪印记】又闻满树楝花香